新政府上任百日,不只蔡英文本人及林全內閣的民調直直落,接連幾次的地方首長補選,包括花蓮市、花蓮縣萬榮鄉、彰化縣田尾鄉、屏東縣里港鄉、南投縣仁愛鄉,綠營盡墨,而國民黨在這些地方的勝選,原因不只在於候選人的特質或選舉的策略,更在於綠營執政後所給予民眾的感受,失望多於期待。換句話說,國民黨其實也沒什麼仙丹妙藥,贏的只是人民對民進黨執政後的「不爽」而已。

然而,對民進黨失望不爽的何只5個縣的鄉鎮市?再過幾天即將到來的9月3日軍人節,即可預見將有數萬人甚至超過10萬人以上的軍公教勞群眾走上街頭,在凱達格蘭大道向蔡英文新政府要求「反汙名、要尊嚴」。這股怒潮,對標榜謙卑、謙卑、再謙卑「史上最會溝通」及「新政府的功能就在解決問題」的蔡英文而言,毋寧是一記響亮的警鐘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過濾器 光頭水



年金要改革,已是全民的共識,這也是蔡英文競選的政見,但點燃軍公教勞社團怒火的竟是蔡政府本身。主其事者求功心切,年金改革會議前先下「溯及既往、無關信賴保護原則」一刀切的結論,已讓與會的代表跳腳,議題又欠缺共識,主持人副總統陳建仁左支右絀,尷尬難為,會中吵吵嚷嚷透過網路直播,再加上名嘴無日無之的將退休軍公教打成「米蟲、肥貓、既得利益者、反改革」族群,甚至將莫須有的所謂「潛藏負債」、國家財政問題的責任全然委之於軍公教年金,卻不檢討國家財政紀律、退撫基金投入救股市的損失責任。

連一句檢討、道歉也沒有,亦未見政府主管部門出面釐清,或替軍公教講幾句公道話,導致這些族群人人自危,呼群保義。九三是軍人節,本為國人向執干戈以衛社稷的軍人致敬的日子,而軍公教族群亦是政府與人民的公僕,更是二者間的連繫介面,不論是政府的運作、社會的安定、教育的傳承,他們都是幕前、幕後的英雄,而勞工更是國家建設的動力,這些來自不同階層與草根基層家庭,不同職業的族群各具不同的專業屬性,其中以職業軍人最為特殊。

放眼全球,民主國家的軍人退撫制度,皆因軍人的特殊性而獨立於公教體系,將之混合成一體,是我國前考試院長關中的創舉,而退撫基金應政府救股市政策之需「危機入市」的目的不在賺錢,而在讓股市止血,這也是世界少見。

坦白說,民進黨人士不乏仍停留在「軍公教族群都是泛藍鐵票」的刻板印象,甚至以此作為推動軍公教年金改革的初心,但經過幾次政黨輪替,事實證明並非全然如此,何況這也不應是他們被改革的關鍵。改革的正當性必須說清楚、講明白,而非汙名化、將國家機器的錯誤與制度的缺失,諉過於制度的接受者。

眾所皆知,軍公教勞團體並非不可溝通,也並不全然抗拒改革,但一個不成熟的方案尚未形成共識,就弄得全民陷入焦慮,其關鍵就在欠缺誠信的溝通、對話,欠缺階段性的配套,只想一刀切畢其功於一役,迫使軍公教勞團結一致,也使得原本分崩離析的泛藍含淚歸隊,一旦風起雲湧,小英政府能不陷入「弱勢執政」的困境?(作者現任國策濾水器 光頭水研究院資深研究員)

(中國時報)

nelsondafm8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